大清隐龙

心净 作品

    梅坞,这个养心殿西边的一个小小的花园,一直都是清朝皇帝处理公务后临时休息的庭院,非常隐秘一般臣子是没法进来的!

    可是今天同治帝的咆哮在梅坞中传来,跪在地上的翁同龢被骂的满头都是冷汗,但是他依然倔强的抬着头看着他的弟子爱新觉罗载淳

    “翁师傅你到底是要怎么样?到底想怎么样?你给我一个实话,你到底要的是什么?你为什么搞出这样的事情出来!”

    载淳吼的口干舌燥,唾沫星子都喷到老翁的脸上了,跪在地上的翁同龢也不擦,真正做到了唾面自干!

    “陛下!臣的心思难道还用问吗?臣不过就是希望咱们大清好啊!还不是希望同治中兴,希望盛世再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看看这群狼环饲的世道,洋鬼子就不说了……现在连肖乐天这样的二鬼子都如此欺负人,以后我们大清该怎么好啊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臣痛心啊!臣痛心那些武将无能懦弱,也痛心文臣贪婪!让人家一百多人杀成这个样,最后反过来还要敲诈咱们的钱?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天理?还有没有是非黑白?是咱们死人了,是咱们死人了啊!为什么反过来还要给他华族好几百万两银子啊!”

    “臣想不通,死活就是想不通啊!既然那些武将没用,那些王宫贵胄都认怂了!我读书人身上还有几根硬骨头,我来拼命!”

    “咱们总得让肖乐天看见咱们大清国的愤怒啊!总不能被欺负了,连个屁都不敢放,这样下去以后他还不蹬着鼻子上脸,以后还有头吗?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,老翁的头磕在石板上,一个红肿的血包鼓了起来,他顾不得疼趴在地上嚎咷痛哭!

    载淳真是拿这个老师没有办法,跺了跺脚伸手搀扶他,这老翁还挺拧,连拉了好几次都不起,最后让载淳死活拖了起来

    “翁师傅啊!你总是说盛世盛世的,到底你要什么盛世啊?非要回到过去士农工商四民分野的世道?”

    “弟子跟你说两句心里话,这康乾盛世……真的是盛世吗?”

    载淳这话刚出口,老翁一把就堵住了皇帝的嘴,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太监宫女什么的都被驱逐的挺远,梅坞这里就他们师徒二人

    这才放心老翁心有余悸的说道“陛下这是疯了吗?这种话要是传出去,群臣会怎么想,八旗贵胄会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……这里没有外人,朕就跟师傅说两句心里话!”

    “您也不用解释了,我是您教育出来的,我还不知道您的想法吗?您就是想回到过去的时代,就是想过以前那种田园牧歌一样的好生活!”

    “天下无饥荒,百姓安居乐业……官员清廉,地主士绅们亲善有礼、道德高尚,而皇帝呢?不宠信奸臣,广开言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这样吗?说到底这些三皇五帝时候就讲的大道理朕都听了无数遍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您错,您没有错,这些理想确实很好,也确实在历史上存在过短暂的时期,那就是您嘴里的盛世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种盛世还能回得去吗?咱们以前所追求的东西真的就是最好的?或许在那个年月是最好的,但是如今这个世道还是好的嘛?”

    小皇帝的一番疑问让老翁心里咯噔一下“陛下!这肖乐天又给您灌什么迷魂汤了?您这是要抛弃儒家的治世之道啊!”

    “停!停一下……老师别生气,咱们师徒在这里就交一交心,说说心里话!您说是肖乐天给我灌迷魂汤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是,朕当然从元首哪里学了很多,但是去欧洲之后学的更多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对比就不知道差距!咱们儒家所谓的盛世,说到底还不就是农人的盛世吗?这盛世可曾有过商人的一席之地!”

    “商人!陛下你这是要改了士农工商的排序吗?您要给商人翻盘?”老翁吓的脸都白了!

    “师傅!”载淳紧锁眉头恼怒的说道“师傅你等我把话说完吗?如果此刻是开国初,朕绝对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,朕也不会搞什么工业革命,什么微信变法!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的世道已经变了,欧洲那边已经利用商业的力量崛起了,这股力量推动了工业发展,最终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,把咱们打的稀巴烂!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战胜了什么?其实不过就是商业文明战胜了咱们的农耕文明啊!这么浅显的道理您还是不懂吗?”

    载淳跺着脚发狠的说道“这次朕为什么如此成功的反扑,成功的逼恭亲王上书称病了?靠的就是这股新兴的力量,这股让咱们中国人压制了好几千年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六叔他们搞的那个守旧派,想开历史的倒车,结果惹恼了庞大的商人力量……不是大清的商人力量,而是全天下的商人力量!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如今元首给这股力量换了一个名字,叫做资本主义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师傅您是没有去过欧洲啊!您根本就不知道这股力量有多庞大,那根本就不是咱们农耕国家可以抵挡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整套全新的游戏模式,不是您思考的那种玩儿法!”

    “蔡璧暇是涨价了,五百万涨到了七百万,但是这又能怎么样?这些银子放在大清国过去的田赋和徭役上,那就是了不得的大钱,但是放在重商的国家里,不过就是纺织厂多生产一点布匹,钢铁厂多造一点钢铁罢了!”

    “朕根本就不会给华族钱的!哪怕朕接受了蔡璧暇的报价,也不会给钱的,朕会用其他方式来支付这些军火款项!”

    “咱们大清国内,山川下面有数不尽的煤铁,随便给他们一块矿山的开采权不就够支付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用永久给,出售个五六十年就足够货款了!”

    “甚至还可以债转股啊!咱们要搞的京师钢铁厂缺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,缺少经验……把这些债务转换成股份给华族!”

    “结果最后不就成了肖乐天用军火入股咱们的工业事业了吗?到时候他就得派明白人给咱们管理和提供技术,咱们坐着轿子就把事业干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华族企图租界的特区,也是要给咱们高额租金的,这些都可以冲抵啊!”

    “师傅啊!资本主义世界里,金钱有无数种玩儿法,可不是您以前所想的那样,一年收了多少谷子,然后花掉多少谷子,看看最后盘账有没有剩余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么玩的了!您得适应一个崭新的世界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