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倾南北

然籇 作品

    宇文达的手颤抖着,甚至浑身都在颤抖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当时自己带着亲卫们一股脑向前冲锋的时候,其余的北周军队并没有因此而受到感染,相反,他们在败退,甚至还有人举起手放下了武器,如果不是因为汉军将士也都杀红了眼,哪怕是放下兵刃的也不介意来上一刀,那恐怕整个城里城外都已经是大汉的天下了

    “殿下!”一名亲卫抢出来,手中的刀堪堪架住围攻过来的一把把刀剑,不过很快他就被一脚踹飞,被更多的汉军将士淹没,只剩下他的声音还在宇文达的耳边回荡,“殿下快走!”

    宇文达却惨笑了一声

    四面八方都是敌人,走,走到哪里去?

    陈智深或许已经知道宇文达根本跑不掉,所以甚至根本就不管宇文达了,早就带着汉军将士向前冲杀

    今日,轩辕关破,洛阳东南,一马平川

    天亡我大周啊!

    宇文达举起剑,想要对着自己的脖子狠狠来一下,不过汉军将士根本就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,活着的宇文达才值钱呢,这是多大的功劳啊!

    不等宇文达挥剑,汉军将士已经扑了上来,把宇文达压住

    宇文达手中的剑无力跌落

    天亡我大周,而我,连死都不可能了吗?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汉军将士一把将他拽起来,绑了个结实

    此时陈智深已经带着汉军沿着上城步道杀了下去,从城上向北看去,漫山遍野都是溃败的北周军队

    轩辕关,突破了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荩忱是第二天的早晨抵达轩辕关的

    轩辕关迟迟不能突破,李荩忱自然坐不住了,陈智深这个家伙到底想搞什么?难道几年镇守南阳、没有战事,就真的变成吃素的了?

    不过为了避免给陈智深带来太大的压力,李荩忱并没有带领大军北上,只携带了百名亲卫骑和百名羽林骑,同时他自己也没有大摇大摆,而是换上了汉军偏将的衣甲,由李平和太尉府参军张须陀陪着先行前往轩辕关

    陛下非得要先走,杨素和曹忠等人也拦不住,只能由曹忠坐镇许昌,而杨素和陆子才也领着汉军主力北上,如果陈智深短时间内不能有所突破,那么就必须要把陈智深换下来,交给禁卫军来打,如果陈智深真的拿下了轩辕关,那么禁卫军也能够抓紧跟着一起往前冲

    不过好在陈智深终究没有让李荩忱失望

    在李荩忱抵达轩辕关之前,就收到了汉军已经攻破轩辕关的消息

    当李荩忱直接穿过阳城郡抵达轩辕关的时候,战斗已经结束,汉军正在忙着打扫战场

    勒住战马,李荩忱环顾四周,陈智深的将旗已经不在城头上,这说明陈智深带兵向北追击了

    这个家伙,希望他还有点儿数,不要被胜利冲晕了头脑

    李荩忱叮嘱李平两句,让他派出得力人手前去传讯陈智深,自己径直翻身下马向主帐走过去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!”突然,李荩忱的身侧传来呼喊声

    只见得几名满身血污的士卒抬着担架飞快的跑过来,跟着担架的还有几名身穿白麻衣服的医生和看护士,正帮着向两侧招手,让人们抓紧让开道路

    “前面的,别挡路!人命关天,快闪开!”

    跑在前面的一名女子还带着口罩——这个时代的口罩其实就是经过裁剪后的几层麻布而已,不过自从孙思邈弄出来这个东西之后就强制医护人员必须要戴,这自然也就变成了医生和看护士们的标配——很不满的看了李荩忱一眼,然后抓紧向前走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偏将,虽然可以称得上是将,但是放在这万人军中却是一抓一大把,而医生的身份已经和偏将平起平坐,更不要说医生本来在军中的地位就很高,说的是平起平坐,但是就算是陈智深这样的存在见到医生也得拱手行个礼,毕竟哪天自己倒下了,也得指望着人家救命不是?

    李平皱了皱眉,想要开口说话,李荩忱却伸手拦住了他,笑着说道:“让一让无妨为大汉卖命之将士,朕当让之”

    不过李荩忱倒是很感兴趣的问道:“这个医生是个女的?”

    李平怔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是吧?”

    李荩忱顿时忍不住拍了他的脑袋一下:“是女的朕还能不知道?朕只是好奇女子竟然还真的能成为医生,现在大汉一国之内倒是少见,是朕孤陋寡闻了”

    李平讪讪一笑

    那我怎么知道您老人家想啥,猜人心思,我李平可真的不怎么行

    李荩忱自失的一笑,对牛弹琴啊

    很快他就把这件事丢在脑后,径直向主帐走去

    “陛,陛下?!”李靖看到掀开帘幕走进来的人,正想好奇为什么外面的亲卫根本就没有阻拦,看清楚人是谁之后便是一怔

    李荩忱对着他摆了摆手,表示甲胄在身就不用行礼了,旋即看向李靖桌案上堆积如山的案牍,不由得笑了笑

    李靖原本是跟着李荩忱一起北上的,因为轩辕关迟迟没有捷报,所以李荩忱便让李靖先行一步前去支援陈智深,希望这个天生就是一块军人料的小子能够给陈智深一点帮助

    可是看起来陈智深只是把李靖当成了陛下派过来的文书和主簿,帮他处理这里堆积如山的案牍,这样自己才能尽情的在前线冲杀

    让历史上的军神当写字的苦力,恐怕也就只有陈智深了,不过李荩忱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也等于给陈智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?

    “陈智深到哪里去了?”李荩忱直接在主帅的位置上坐下,沉声说道,“这个家伙破关了之后不收拢兵马,为何要主动追击,不怕敌人再有埋伏?”

    李靖笑道:“陛下这个就放心好了,敌人轩辕关主将宇文达已经被生擒,验明正身,正是本人因此现在溃散的敌军已然群龙无首”

    “生擒了宇文达?”李荩忱眉毛一挑

    这个陈智深,要么就是让朕担心,要么就给朕一份大惊喜

    李荩忱也不倾向于将鲜卑人赶尽杀绝,灭亡北周之后他也不介意继续完成鲜卑人的汉化,让鲜卑人和历史上一样彻底融入汉人的血脉之中,成为汉人的一部分

    因此自然也没有必要对宇文氏赶尽杀绝